您的位置:>大话西游2>心情故事>

大话西游2老玩家讲述珍贵往事,多少人和我一样从小玩到大?

参与叶子猪大话2无差别PK赛 赢专属冠军奖杯

新服“九歌未央”活动 打帮战赢双重好礼

我算是最早一批玩大话的玩家,从古老的三族鼎立,一路走过四族并起,直到如今的五族争霸,有时候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,这些年恋爱都谈了好几次,女朋友都换了好几个,竟然对一款游戏能这么主一无适...

回想起来,无论是在游戏里还是现实中,我们这一代爱玩游戏的人很多轨迹或许是相似的,今天就来和大家分享一点我的故事,一个老玩家这十八年来所经历的大话人生。

十八年前的记忆 青春充斥着欢乐和疼痛

记得最早玩的一个服务器叫花果山,但玩的时间并不久,那时候换服重练是很平常的事,几个小伙伴只要某天兴起,约着去另一个区一起玩,那就重新建号练号,花果山、乌鸡国、峨眉山、布金禅寺...这些服务器的名字虽然早已消失不见,但它们会永远留存在像我这样的老玩家心里。

那时升级几乎全靠刷野怪,一个又一个的练功区内总是挤满了人,从斧头帮到海底迷宫,从普陀山到龙窟凤巢,跑80环、做抗物理装备、做天、杀称、转生、转生后合宝石...每天都感觉有做不完的新鲜事,同学间的谈资也从武侠小说变成了大话攻略,各种术语和特定称呼充斥着课堂内外,那股狂热的劲头甚至超过了中考前的苦读复习。

那是个没有手机的年代,大家约着去网吧全靠信任,说了几点集合就是几点集合,直到我的号一转快满级的时候,我才有了人生中第一部手机——小灵通,当然,是拿我爸的。

有手机是件很方便的事,如果哪个小伙伴没有出现,我们就会变着花样的打他家的座机,变着花样的找借口叫他出来。那个年代的家长们似乎也很单纯,不像现在,基本上小孩只要跑出去玩,十有八九就会确定他们去打游戏了,但那时候是真的相信我们在相约补课...

在三族时代,我从魔换成了仙,又从仙换成了魔,从大砍换成法秒,又从法秒换回大砍,在不断的建新号,不断的练级换服过程中,整个中学时代也随之悄然逝去。

最早一起玩的小伙伴有的转学,有的跟随家长出门务工,有的因为高中学业繁重而玩得少了,但大家的大话号都在,偶尔上线相聚一次就是极大的幸福。这像极了后来的许多年,我们总是在现实和游戏间不断出入,不断扮演着人生中或真实或虚拟的角色,但彼此的友情却因为线上世界而保持着最初的热度。

整个高中时代是我对大话记忆最为模糊的时期,因为现实中的事实在太多,加上家长们也逐渐知道了网吧的存在,他们会在一个绝对意想不到的时间点杀进来,陡然抓起其中一个孩子直接开打,招式或灵巧迅捷,或势大力沉,黑虎掏心、霸王敬酒、化骨绵掌等招式层出不穷,我甚至见过一个父亲使出了极其正宗的少林扫堂腿...看来,这些家长们也是读武侠小说长大的啊!

在各方环境的影响下,我疲于自保已是非常不易,很难有一个固定的上线时间,直到大学时期再一次拥有了固定的游戏时间时,大话已经进入了四族时代。

四族时代 钻进钱眼里的大学时光

鬼族出来的时候我刚好上大学,离家大约400公里之外,虽然不是太远,但总算有了自己的一方天地,野马一旦脱缰,成长的速度一定会极其惊人。

大学时代,网络上的游戏数量开始越来越多,身边的同学们也是各自为战,玩的种类光怪陆离,而我,连想都没想就重新开始了大话的征程。

我第一时间选择是还是女魔,因为从小玩过来,三族的结构已在我脑海中根深蒂固,有些不太能接受新种族的出现,现在想想,当年的这种念头还真是有趣,或许人随着年龄的增长,真的很难接受横空出世的新事物吧。

那个女魔号现在还在,大概是因为当时烧法很难的原因,练到2转满级就没继续练下去了,号上的装备和宝宝也借给了朋友们,只剩下了几只不能交易的小家伙:

记得那段时间似乎也是配饰玩法刚出来的时候,我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给这个女魔号洗戒指,大概几百万收到的四级戒指,洗了几次就出了全敏,然后忽然看到世界上有人喊着几千万收购,我连想都没想就给卖掉了...

而后用这笔横财继续收戒指,继续洗,继续卖,可能是那时候的纯敏真的比较好洗,也可能是我这人天生手红,总之每天都能洗出好几对,看着钱从蓝变绿,甚至出现了携带上限的提示时,人生第一次体会到了暴富的感觉。

那段经历导致我做了差不多整整一年的商人,从而找到了大话的全新打开方式,我每月在游戏中赚的钱,真的会比家长给的生活费还多...

四族时代,我唯一的遗憾就是没有好好的玩一玩鬼族,如此重要的一个时期,我居然沉迷在铜臭中不能自拔。不过也要怪大话,每次出新事物的时候钱总是那么好赚,以至于后来每次出新资料片,我都要好好的嗅一嗅商机,也不知道这个习惯到底是好是坏。

要么沉迷于升级杀怪,要么沉迷于生财之道,之前很多年的大话生涯就在不断偏激的选择中度过,直到2012年大学毕业之后,我再次重新玩了一个号,一个四世男人,也就是大家在开头看到的这个男人号,他一直陪伴我到了今天。

男人号伴我走过八年 青春不再但大话仍在

玩这个号算是我第一次正式接触男人,当时的想法也很简单,就是想尝试一下那时候火热的单挑玩法,只是没想到这一玩就是八年。

建号是在剑烛沧海,原因是这个服当时很火,并且因为足够古老的原因,能收到一些情怀宝宝。相信很多老玩家们都会对这些宝宝情有独钟,如果是新玩家,恐怕很少会像我一样把这种宝宝练到飞升,当成日常主力召唤兽来用:

这只金身罗汉也跟了我很多年,其实在早期的中学时代我曾经得过一只女贼之灵,但是转手就卖给网吧老板了,那时候可带不起这么高端值钱的宝宝:

这两只罗刹也是当时玩单挑的时候练的,附法宝宝在那段时期很抢手,我一直没有卖,一直留在身上:

从技能上就看得出来,我算是比较手红的吧?技能都是自己悟的,特别是在悟出隐身的时候,整个人激动得差点把键盘吃了...

这八年里,我断断续续的回归又离开,离开又回归,期间经历工作、结婚、生小孩等等人生大事,但只要一闲下来就会重新上号,左弄弄右弄弄,现在仔细想想,能让我一直玩下去的主要有这样几个原因:

第一就是熟悉,太熟悉了,早期因为玩得很疯,后来只要有闲暇时间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,就想着玩玩游戏打发时间吧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大话,这些年已经养成了固定的习惯,别的游戏基本没什么兴趣,说实话也玩不懂...

第二是因为有很多新鲜的东西可以玩,并且一种玩法可以玩上很久,仙族早期火的时候每天带人做天,大力魔很火的时候每天卖身过称;作坊秘籍好卖的时候各种练作坊,导致作坊等级后来也练得很高;职业玩法出来的时候每天做职业,自己采矿,自己种树,自己打家具...

如今大话已经进入了五族时代,并且各种线下活动发展得飞起,我也正在考虑今年要尝试一下龙族,并且找机会去一去线下和老玩家们见见面,或许能找到早期在同区玩的朋友,人生真的就圆满了。

后记

零零散散和大家聊了这么多,因为时间的跨度真的太长,很多事情都是片段性的记忆,但好在想起这些事的时候,心中涌起的总是快乐和幸福。

人生难有几个十八年,一款游戏能拥有这么长的寿命也更加难得,希望在未来的时间里,大话能够一如既往的走下去,带给玩家们更多的乐趣,大家的休闲时光就拜托你了!

[编辑:叶子猪小秘书]
今日最新猜你喜欢
五阶龙毕业!来自傲雪的克火龙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799.shtml

还有两天时间锁的范式!你飘了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798.shtml

一只一亿亲密的化无孟极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797.shtml

半年都没得过好技能的魔咒被破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670.shtml

我也来秀秀我的十二只召唤兽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669.shtml

去年情人节得的藕丝!已经变样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668.shtml

看这把炼化了四千多次的六阶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667.shtml

谁给这条项链估估价?血法虽少

xy2.yzz.cn/picture/202003/1603666.shtml

大家爱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