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>大话西游2>心情故事>

北漂玩家的十年大话经历,希望兄弟们一直都在!

大话西游2独家礼包,助力升级!>>>>

新服【书剑江山】福利多多,鸠等你来拿!>>>>

我玩大话的时间不算特别长,准确的说是从鬼族刚刚出来开始,到现在也有十年时间了。

十年光景,我从一名在校学生到如今成为一个准北漂,现实生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而游戏世界在这些年里几乎就是我唯一的心灵慰藉。 

人就是这样,平时忙碌起来还好,一旦到节假日,特别是中秋节这种非常重要的节日,就很容易怀念家中的一切,心里也越发的空落落,今天想和大家分享关于我的一些事,游戏和人生的事,以此来和同玩一款游戏的朋友们交流交流,排遣一些人生的孤寂吧。

刚接触大话的几年 无忧无虑的日子最快乐

上大学之前,父母管得很严,我很少有机会去网吧,家中的电脑更是不可能用来玩游戏,但那个时候我早就听说过大话2这个游戏了,起因来自我表哥,也就是我舅家的孩子,大我五岁,他从02还是03年就开始玩大话,每次到家中来都跟我长篇大论的吹嘘他的男人有多厉害,毫不顾忌我是否能听懂他所说的一切。

我家在四川自贡,提起这个名字大家可能不太熟悉,但如果说这里出恐龙,出大熊猫的话,相信很多人都会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——哦,原来是那里!

高中毕业,我考入武汉的一所大学,离家乡1200公里,这是我第一次离家,也是我第一次有了自己的人生。

当然,入学的第一年需要一段适应的时期,从笼里到笼外,那种被束缚惯了的感觉还未完全摆脱,直到大二的时候我才开始自己的游戏生涯。

武汉这座城市很奇妙,夏天很热,需要冰西瓜和凉皮来安抚躁动的肠胃;冬天又很冷,热干面和煨汤就是让人感觉还活着的灵丹妙药,不好意思,从川蜀之地出来的人,对于美食总是有种与生俱来的灵敏嗅觉。

我玩大话的那年大约是十月份,那年很热,即使已经入秋还是热得有些夸张,宿舍没有空调,只有一台几近于无的风扇呼呼作响,我在近乎窒息的环境下一边挖着校门口买回的冰西瓜,一边创建下了第一个角色,一个大头魔。

同宿舍的同学没有玩这款游戏的,他们似乎更加热衷于对战或是大型3D类游戏,但对我来说,表哥的兴奋表情和滔滔不绝的言辞早已在脑海中定了型,使我从那时候起就对这款游戏产生了浓烈的兴趣。

男魔很好玩,真的非常好玩,那时候加队很容易,当个牛魔或是偶尔提个速都是很爽的事,但对于装备还没有太多概念的我,只知道全敏加点是男魔最好的方式,自然也就经历过缺蓝缺到潸然泪下的时刻——只够放一次五法的蓝量,加上手动吃药的尴尬,导致前期在做天和修罗时经常放不出来法,被队友嘲讽的次数已经多到记不清了...

后来解决的方法很是简单粗暴,买了一条全加灵力的链子,因为我发现即使舍弃项链上的速度后,我依然是全队最快,从那以后我就无忧无虑的带着全灵链子走天下了。

这条链子一戴一年,摘下的那一刻,也就是我换号重玩的时候,原因是有两个室友天天看我玩,看入迷了,让我带着他们从新区重新开始,大家舍友一场,能够同玩一款游戏也是缘分,这样的要求我自然不会推辞,当即就瞄准了开新区的时间,给他们讲了我当时掌握的一切心得后,果断在新区开始了我的第二职业——仙族。

谁能想到,一入道门深似海,仙族一玩就玩到了现在。

毕业之后跨城新人生 唯有大话一路相随

冲新区真是很累的事,到现在我还记得那几个通宵下来的疲惫不堪,所以直到如今我也没有再次尝试过去做这件事。

在那个服务器里我们一直玩到了大学毕业,我们三人分别扮演仙族、魔族和鬼族的角色,只是缺个核心的男人,因为我一直觉得男人是个很难上手也很难精通的职业,自然也就不建议小伙伴们选择。

那几年完全是无忧无虑的日子,升级、练宝宝、建帮、当商人等等等等,拿着家里给的生活费,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,并且大家都生活在同一个空间,现在看来,人生的这段时期真的是不可复制,也再也无法重现了。

毕业后,我在家呆了整整一年,家乡的工作岗位并不是我的理想,这一年中我的全部生活就是和大话相伴,由于表哥早已外出务工,我们没有机会直面讨论大话中的一切,直到他结婚生子慢慢淡出游戏,我们也就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生命交集,如今想来也是憾事一件。

终于在14年的夏末,经历了毕业迷茫期一年后,我毅然拍案而起,长途跋涉1900公里直奔北京,成为了北漂大军中的一员,期间经历了广告公司的设计、物流公司的跟单、家具行业的销售等等五花八门的工作,还跑去北影厂体验过几天的群演,远远的瞧见过几个大大小小的明星,现在在一家新媒体公司,也是我呆过时间最长的公司,已经快两年了。

那台戴尔的笔记本电脑伴随我从武汉到了北京,好在它依然坚挺,几年下来玩大话还是畅快无阻,同时我第三次换区也是到了北京之后的事,因为追随偶像的脚步,我在剑烛沧海安了家,直到现在。

每逢佳节倍思亲 中秋上线兄弟们都在

转眼已经二十八岁了,来北京这个城市也已经四年,事业上不敢说成功,但起码衣食住行不再感到窘迫,只是日常忙碌了很多,现在的公司上起班来有点没日没夜,通常就是上午到公司,晚上才回家的节奏。

正如开头所说,一个人在外不想家是不可能的,平时忙碌起来还会暂时忘掉这些,一到节假日就控住不住这些情绪的滋生,期间我有很多次想过回家,但好容易有了现在的一切,完全扔掉也是不可能的事,所以每逢节假日,我唯一的消遣就是大话。

今年的中秋节只放一天假,前一天晚上到家后,虽然感觉很疲惫,但丝毫没有想睡觉的念头,打开大话一看——那些熟悉的人都在线,这种感觉真是...很难形容,像是一群无比熟悉的人总在某个地方等候和你相聚,无论何时何地,大家一见面就如多年的老友。

和各位随便聊聊其中几个吧,和他们相识的过程我基本都记得比较清楚,因为我很珍惜这些友情,即使是在虚拟世界,人和人之间建立信任也不是容易的事。

这男鬼是福建人,我们三转就认识了,后来飞升之后他因为现实的事情而上得有点少,但还是隔三差五就见他在线,从来都没有离开过,现在的等级比我略低,但基本任务还是在一起:

这男鬼也是老玩家,比我的资历老多了,据他说,最早在峨眉山服务器还有一段风光往事,经常听得人热血沸腾。

这男人也是北京的,我们一个南城一个北城,线下见过两次面,人很风骚,原谅我必须用这个词来形容,他经常会搞出带一把混武器却非要去冰的情况,该到冰的时候他又说没有变卡吃符,总之会给自己的烟花男形象找各种借口:

不过大部分时候他还算是不掉链子的,最近嚷着要买六阶,我说要买就买两把,反正你家里有房,他说你等着瞧...对,我还在等...

队伍里另外一个炮,手拿一把小四阶,而我是拿十六级武器的,我的火法经常要强过他的水法,这点让他很郁闷,常说仙器有个毛用,但又舍不得仙器的外观,是个常年活在纠结世界的人:

队伍里除了我们几个外,一直没有个稳定的魔族,打天梯帮战就组个男魔,平时任务就组个女魔,最近也会尝试组个龙族来比比伤害,这样也挺有趣,反正我们俩仙族的位置是无可取代的,人生难得凑一起嘛。

这是我大学其中一个室友,我到了剑烛之后他也来玩过一段时间,可惜后来没怎么上了,大家偶尔还保持着电话联系,他总说着有空了就回来玩,有空了一定回来,希望他有空的这一天能早一点吧:

除了这几位好友之外,号上还有很多交情或深或浅的朋友,这些年玩下来,我感觉最大的收获不是掌握了多少游戏的玩法,而是多了这一群难得的朋友,这比游戏本身有趣多了。

最后来张自拍吧,虽然我很不喜欢干这事,不要问我为什么玩女仙,纯属个人爱好:

后记

我很感谢自己做出的人生选择,也很感谢这些年的大话经历,很难想象如果没有大话的话,我这些年一个人的日子会怎么过。

希望以前的好友能够继续保持联系,希望如今的好友能够继续保持关系,希望未来的好友都能愉快相处,游戏是现实社会的倒影,游戏人生也是现实人生的延续,今天先和大家聊到这里吧,未来的路还长,我们边走边聊!

[编辑:叶子猪小秘书]
大家爱看